福斯爸爸

【苏越】一世长安 (二)

————何必把怀念弄的比经过还长————

陵越再次醒来,一睁眼,眼前房间的布置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。这是他还未成为掌门时与屠苏一同在后山的住所。阳光透过窗户有些刺眼,陵越抬头透过窗户开向外面才刚刚升起的太阳。

也不知道现在是上一世的什么时候,陵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已经变得修长的手指清楚地告诉他,并不是师尊刚刚收养屠苏的时候。应该已经长大了……

当陵越还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时,百里屠苏端着早饭走了进来,看到自家师兄坐在床上发着呆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了,一改平时冷清的声音:“师兄,你起来了。我就说师兄不该那么拼命的做事情。起来吃饭吧。”边调侃着自家师兄,边把端着的早饭放到一旁的桌子上。

虽说陵越本就知道这是重来一世,可是看着屠苏微微扬起的嘴角,和调侃自己时轻松的语气,让他的眼睛莫名的有些湿润。有多久了,他没有见过屠苏这样对他笑,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了,从屠苏下山之后吧。在上一世,芙蕖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:何必,自己却始终不知道何必什么,或许是不想知道,自己从未想过。直到芙蕖离去,尽管心中悲伤愧疚万千,却也未去想过自己到底何必什么。

看着自家师兄始终没有动作,百里屠苏不经疑惑的问了一句:“师兄?”

陵越听得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,立马回过神来,用温婉如玉的声音回答着:“恩?我马上起来。”便开始动手穿衣。

经过一天的旁敲侧击,陵越终于大致能够了解现在是什么时候。欧阳少恭和风晴雪不久就会上山,而自己也必须尽快想办法阻止欧阳少恭和屠苏的散魂。唯一的好事情便是,现在的他好像修为与上一世自己仙逝之前差不多,这样至少可以凭自己的力量先压制屠苏体内的煞气。

看着眼前,师弟们整齐划一的舞着手中的剑,陵越不经感慨,上一世,这些师弟们都一一离自己而去,而现在还能再看到他们,也是上天眷顾啊。恍惚间,陵越突然想起了重生时那女声说的,剧情会发生改变,会改变成什么样,陵越隐隐觉得不安,好像这一世将会有着更多无法预料的事情向他们袭来……

百里屠苏觉得自己的师兄自那一觉醒来就变了,可是又说不出是哪里变了。刚醒来就说着要辟谷,这两个字在百里屠苏的字典里从来就没出现过,而且看着师兄一天一天的瘦下去,百里屠苏不得不承认,心里的担忧不是一丝两丝的。于是百里少侠便开始了一场阻止师兄辟谷的战斗。

现在的陵越本就有着上一世的修为,只差辟谷成功,于是他便立马着手辟谷之事。要赶在月圆之前辟谷成功他便可以压制屠苏体内的煞气,这样,后面的事情应该就不会那么糟,自己不至于会被屠苏重伤差点丧命,屠苏也不会受到三年的惩罚,自己不会去找晴雪,屠苏也不会被诬陷杀害了肇临蒙冤下山一去不回……

当百里屠苏得出要阻止师兄辟谷这个结论时,居然受到了阿翔的目光鄙视,不过屠苏凭着那一张面瘫脸立马又把阿翔瞪了回去,驳回了阿翔看不起自己演技的“言论”。于是立马行动,去了饭堂……

当陵越正在深思熟虑后面该怎么行事时,听见了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那是他怀念了几十年的脚步声,陵越觉得尽管自己能够重活一世,心绪还是老了,越发喜欢怀念从前的事情了。

百里屠苏端着从饭堂打回来的饭,放到桌子上,看到自家师兄依然闭着眼睛坐在床上进行他的‘辟谷大业’。慢慢勾起了嘴角,用带着笑意声音喊道:“师兄,吃饭了。”

陵越听着那无比怀念的声音,睁开了眼睛。阳光从窗外撒了进来,斑驳的照在桌上和屠苏的脸上,形成一小片阴影。屠苏微微勾起的嘴角似乎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弧度,这景象曾经在他的梦里出现了一次又一次。

那十几年的过往被他怀念了几十年,他突然知道当初的那个何必是指什么了。

何必把怀念弄得比经过还长。

评论(17)
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