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斯爸爸

【苏越】一世长安 (五)

————愿你像风,不受煎熬,不受约束————

 

屠苏的话语像一股暖流,流遍整个身体,直到内心的最深处。

 

陵越觉得,这重新的一世终是有太多不可预料之事,他清楚地记得上一世屠苏从未说过这样的话,而他,也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

最终还是笑着回答:“师兄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在你彻底不需要我之前。

 

阳光斑驳的从树叶的缝隙之间照下,在陵越头顶形成淡淡的光晕。微风吹的他的衣袖轻轻摆动,与脸上温和的笑容无比和谐。屠苏觉得,这是世间最好看的画面。

 

他恍惚中觉得,及时注定与师兄擦肩,也要用一生换他笑颜。

 

这忽如其来的想法吓了百里屠苏一跳,他慌忙地摇摇头想把这奇怪的想法甩出脑内,可是一闭上眼还是师兄微笑的面容。

 

陵越笑了笑,倒是也没问什么。

 

突然,从远处传来了风晴雪的声音:“屠苏师兄,大师兄。”

 

陵越有些郁闷的看着已不再是天庸城弟子的风晴雪,说实话,他并没有想好后面该怎么行事,这一世他避免了屠苏被煞气所侵夺取焚寂,自然也避免了他的三年惩罚。

 

可是后面的事情着实令他头疼,其他的人看不出他的修为究竟有多高,可是师尊一定可以。师尊总会出关,到时候的自己是否要将所有的事告诉师尊?

 

他还是想将屠苏放下山去,毕竟陵越也不傻,他清楚地看得出屠苏上一世在下山之后,结交了许多新的朋友,笑容也变多了,是真的开心。

 

可是要用什么理由?他绝对舍不得让屠苏再蒙冤杀害肇临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让屠苏下山。

 

“你已不是天庸城弟子,不必在称呼我为大师兄。”

 

“有何事?”晴雪还未回答陵越刚才的话,百里屠苏就先开了口。

 

晴雪总觉得这时候的屠苏面瘫比前几天更严重了:“我就要和婆婆回幽都了,是来和你们到别的。”

 

“恩。”屠苏简洁的回答让晴雪一时间无法接下去,还是陵越帮她解了围;“芙蕖并非真的生你的气,去与她道别吧。”

 

“真的!谢谢大师兄!”听到这一消息晴雪便欢脱的向芙蕖住的地方跑去了。

 

当风晴雪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之后,百里屠苏伸手环住陵越的腰,下巴垫在他的肩上,淡淡的说道:“师兄,我想你了。”

 

陵越本是一愣,慢慢伸手回抱住了屠苏,轻笑着说:“你都多大了。”总觉得从屠苏的话语中,听出了一丝委屈的感觉?

 

 

“师兄说了会一直陪着我的。”

 

陵越笑着没说话,只是嘴角带着淡淡的苦涩,百里屠苏抱着他自然看不到,只是享受着这片刻,师兄在他怀里,只是他一个人的师兄。

 

师兄也想一直陪着你。

 

风晴雪离开之后,便是欧阳少恭的道别。陵越清楚地感受到,这二人的离开确实给了屠苏影响,这让他坚定了要将屠苏送下山的信念。

 

只希望这一世,屠苏不再受着天庸城的约束,为他自己好好活一次。

 

最终,陵越还是决定让屠苏以下山试炼为理由,送他下山。于是立马行动,去正殿找到了掌教。

 

“掌教真人,屠苏已经不小,其他弟子在这个年纪都已下山试炼。屠苏也应该去体验山下的各种事情。”

 

“可是他身负焚寂煞气,下山恐怕……”

 

“掌教真人,这几月以来,图书都能很好的自己控制煞气,并无发作的情况。”看到掌教动摇,陵越赶紧趁热打铁

 

“可是他并不能离开焚寂太久,而焚寂的外表太好辨认,如若带下山去,定会招来歹人。”

 

“弟子一次偶然找到了一块神铁,由红玉姐指导制成一剑鞘,不但能帮助压制焚寂煞气,还能避免山下之人看到焚寂。”

 

看到陵越如此坚持,反正最后这掌教之位也要传给他,便随着他去吧:“罢了,你去剑阁取剑吧。”

 

“多谢掌教。”陵越立马去剑阁取了焚寂,并将事情说给红玉,红玉听后也只是点点头,并未发表更多言论。

 

屠苏看着正在帮自己收拾包袱的师兄,脑中还在回味陵越刚才的话语。

 

“师兄,为何屠苏要下山?”

 

“屠苏你也不小了,需要下山了解山下的种种。不能都靠师兄给你说。”

 

“可是师兄……”屠苏只想与师兄在一起。

 

“听师兄一次又如何?”陵越将收拾好的包袱与焚寂一起放在桌上,抬头看着正在纠结的屠苏。

 

“屠苏明白了。”

 

屠苏……

 

山前,陵越与芙蕖、红玉给屠苏送别。看着从小到大从未离开天庸城的屠苏要下山试炼,芙蕖的眼眶微红:“屠苏,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啊。”

 

平时只会淡淡的回答着“恩”的屠苏,这次却看着陵越坚定的回答道:“我定会早日归来。”

 

师兄,屠苏定会早日归来。

 

看着屠苏与阿翔一人一鸟背着那把火红的剑慢慢走下山去,陵越知道,屠苏再也不会回到这困了他十几年的天庸城了。

 

屠苏,好好的为自己而活。师兄今生,只愿你像风,不受煎熬,不受约束。


评论(8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