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斯爸爸

【苏越】一世长安 (七)

————我深知他是梦,却咬牙从不想放手————

 

最终百里屠苏还是没有选择在这里住下,而是又向前走了将近一个时辰,找到了一家小客栈住下。

 

面瘫的要了一间房还把那小二吓得不轻。拒绝了小二殷勤的关于“需不需要打水”之类的问题,就把包袱放在桌上,自己坐到床上。

 

看到阿翔自己降落在桌上也不去管它,从衣里掏出了那个玉玲。这是那天他自己唯一收拾的东西,也是除了焚寂唯一不能丢掉的东西。

 

看着眼前的玉玲,常年练剑而有些粗糙的手指抚摸、感受着上面的纹路。

 

师兄……

 

其实百里屠苏并不知道他要在山下呆多久,师兄在临行前也没有告诉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天庸城,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他。

 

想念是一回事,继续向前又是一回事,又继续走了将近两天,才看到“琴川”两个大字刻在石门上。

 

这里却是没有幸安繁华,可是更加使人有归属感。幸安虽然繁华,但时时川流不息的人群永远是人感受不到家的气息。

 

说到家,百里屠苏其实是没什么印象的。乌蒙灵谷的事情他已经没有印象,只是知道这是他的家乡。天墉城?百里屠苏也想过很多次,但是都没有过答案,他有时候依赖师兄,可又不知道师兄对他来说到底算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

到了琴川后,百里屠苏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,当时少恭也只是说了,家乡在琴川,具体也没有提过,百里屠苏作为一个从没下山过的天庸城弟子,能够找到这里就已经不错了,由于还没想好该怎么找,他也只是带着阿翔在琴川转着。

 

天墉城上,自从送走了百里屠苏后,陵越就整天在藏书阁待着,不停地翻阅古籍,希望能够找到防止屠苏散魂的方法。

 

不过没过多久,陵越最纠结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紫胤真人出关了。

 

陵越之前并没有禀报紫胤真人自己把屠苏放下山的事情,也还没有想好,要不要把上一世的事情告诉紫胤真人,现在紫胤真人出关了,陵越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。

 

果然,紫胤真人才出关,就召陵越去见他,从小到大都被各种师尊长老们疼着长大的陵越,第一次犹豫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师尊,不知道怎样开口告诉师尊上一世的事情。

 

最终陵越还是没有为难来通知他的小师弟,起身走出了已经住了许多天的藏书阁,向临天阁走去了。

 

后山本就是禁地,自然平时没有其他弟子,这倒是也省了怕其他弟子听到的麻烦。

 

刚刚推开门,就看到紫胤真人正经危坐的在打坐,陵越关上门后,走到紫胤真人面前,直直的跪了下去。

 

紫胤真人睁开眼睛,看着自家大弟子明显比三年前消瘦的身形,总觉得弟子服穿在他身上都大了一号,沉默了片刻开口:“陵越,你为何放屠苏下山。”

 

陵越跪在地上,似是不敢看紫胤真人,低着头:“弟子向师尊请罪,弟子私自决定,并说服掌教真人放屠苏下山。但弟子觉得,屠苏本就不属于天墉城,更不该一生都困在这里,下山后他会找到他最想要的东西。朋友也好,心仪的人也好,甚至是他的仇人,那样的人生才是屠苏应该过的,而不是困在这寂寥的昆仑山天墉城,一年一年,孤独终老。”

 

百里屠苏在琴川转了转,听别人说欧阳少恭已经离家多年,问了地址,去了才知道,那所谓的“家”,也只是一幢长年无人居住的旧宅子了。

 

紫胤真人听了后微微皱起了眉头:“你何出此言?”

 

陵越继续用着平稳,毫无波澜的声音说着上一世屠苏的散魂,自己的仙逝。自然,关于他自己的仙逝,只是轻轻的一句“辜负师尊,未能成仙”而带过。

 

百里屠苏无意中认识了方兰生,方兰生看他是修仙之人,就崇拜的紧,非要把他拉到自己家去。方如沁得知了百里屠苏此次来琴川是为了寻欧阳少恭,便也让他暂时在方府住下了。

 

听了陵越所讲述的,紫胤真人说不震惊是假的,不过那女子,他貌似已经猜到是谁了。

 

虽然陵越对于上一世自己的事情只是一句带过,但紫胤也知道不能成仙的执念有多么的深刻,更何况是他这大弟子。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:“陵越,这样值得么?”

 

陵越原本低着的头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,立马抬了起来,坚定的语气,好似在说着什么至死不渝的诺言:“值得,百里屠苏所有的希望,陵越都会用命守护。”

 

是夜,方兰生有把百里屠苏拖出来聊天,顺便说服他教自己些法术。坐在房顶上,看到百里屠苏又带着那个玉玲,一时好奇就随口问了问:“小师傅啊,我看见你一直带着这个铃铛,也只是个玉做的而已,一定是什么很重要的人送给你的吧,是谁啊?”

 

百里屠苏看了看手中的玉玲,抬头看了方兰生一眼,又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。

 

紫胤真人实在是无奈,这两个徒弟,真是孽缘啊:“陵越,你对于屠苏,是怎么想?”

 

陵越抬头看向窗外,漆黑的天空下星星显得无比闪亮。

 

同一个时刻,他们,在欣欣向荣,繁华热闹,灯火通明的琴川城内,屋顶上坐着;在清气鼎盛,云烟缭绕,冷漠凄清的天墉城内,房间内跪着;他们看着同一片星空,呼吸着同样的空气,思念着对方,心却走不到一起。

 

唯一走到一起的,只是那一句同时脱口而出的:“我深知他是梦,却咬牙从不想放手。”

 

只可惜,这好不容易同时从心底说出的话,他们互相都听不到。

 

他们都只能,穷尽一生,做这一场梦。

 

大梦初醒,荒唐了一生。


评论(5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