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斯爸爸

【苏越】我不想再记得你,也不想再等你了

我不想再记得你,也不想再等你了

 

等待不能太久,久到思念腐在心里溃烂成枯。

    

陵越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,最终都没敢看那最后一眼。

 

现在的百里屠苏身边有着很多人,再也不是小时候需要师兄牵着手走过春秋冬夏了。

 

他身边,有着一辈子的好兄弟,有着将会相伴一生的爱人,就算是欧阳少恭,也曾经给百里屠苏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境。

 

现在的百里屠苏,身边再也不缺少一个叫陵越的人,也再也不需要一个叫陵越的人了。

 

陵越也清楚,百里屠苏从来就不属于天墉城这个孤寂的深山中,他应该与自己的好兄弟、心爱之人,踏遍万里河山,行侠仗义。

 

但是陵越仍是与他定下了三年之约。

 

陵越清楚地记得师尊惋惜的眼神,也清楚记得百里屠苏坚定的话语。

 

“有师兄和师尊的地方就是我的家。三年之后,我一定会回来。”

 

他不敢抬头,不敢看那最后一眼,所以也错过了百里屠苏留恋的眼神。

 

 

 

 

天空传来巨龙的哀鸣,巨大黑色的影子从上方掠过。

 

当看着伊千殇护着焚寂,虔诚的一步步走上石阶时,陵越下意识地往他的身后看去。

 

有兰生

 

有襄铃

 

有晴雪

 

可就是没有那个会面瘫着脸来破坏自己辟谷,那个背着血红的焚寂却单纯,那个与自己定下三年之约的小师弟。

 

 

 

陵越继任掌门几十年,未曾设立执剑长老。

 

大多数弟子也只知道,那位子似乎是为了掌门一位远行未归的故人而留。

 

而陵越掌门每天都会在天墉城中,遥望远方,眼中不见任何神色。

 

屠苏说过会回来,他就一定会回来。

 

这一切的一切,百里屠苏说了,陵越就信了。

 

 

 

淅淅沥沥的春雨淋湿整个昆仑山。

 

山中的小屋中,一人凭窗而坐,白色长发披散在肩上,垂下过腰。一如青年的面容,却带着藏不住倦容。

 

屠苏,你为何还不归来,师兄怕是要等不到你了。

 

陵越能给百里屠苏的,都已经给了。

 

只要百里屠苏要,只要他有。

 

在这无声细雨中,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:陵越真人,安然合目,满百岁仙逝。昆仑山内,一声声厚重的钟鸣敲打在这天地之间。

 

陵越再次睁眼,看到的便是一片朦胧。

 

远处有座石桥,石桥旁,一位老妇人正望着他。

 

陵越走过去,未曾开口,那老妇人便先出了声:“喝吧,忘却着一切,重新开始吧。”

 

递给陵越一碗汤

 

陵越看了看自己在那碗汤中到映出的面容,并未接过:“所谓执念,哪有那么容易忘记。多谢。”

 

“你当真不愿忘记?”

 

“当真。”

 

“这一切都是命数啊。”老妇人看着陵越并未有什么表情的脸,语气却异常坚定,只能叹气。

 

“我想,再等等他。”

 

 

 

后来的每一世,陵越都带着最初的记忆,在三生石旁蹉跎,在奈何桥上回望。

 

他每一世都找到了百里屠苏,并且都扮演了那个百里屠苏身边最亲密,最后也最疏远的角色。

 

然而每一世,百里屠苏身边也都有那么一个晴雪一样的女子,伴他一生。

 

 

 

这一世,他是物理界最出名最年轻的教授,他也依旧是百里屠苏的师兄,而百里屠苏身边依旧有那个叫风晴雪的女子。

 

今天十二点有一个采访,本是同时采访他和百里屠苏二人的。但是风晴雪那里有事,百里屠苏去帮忙,今天不一定能赶得回来。

 

访谈前,陵越回忆起百里屠苏在电话里同他说的话

 

“师兄,我一定能赶得回来,三十分钟,我一定回来。”

 

 

 

“那么,陵教授,如果还有下一世,您最希望记住这一世的哪个人呢,最想等谁呢?”

 

这本来只是一个活跃气氛的话题,陵越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愣。

 

习惯性的看向自己的右手边,只是一片空气

 

却看到一旁的钟。分针已经微微走过三十分,秒针任然在不停息的向前进着。

 

正当记者想要换个话题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时,却见陵越闭上眼睛,依旧温柔的声音从嘴边滑出。

 

“没有人。”

 

 

 

“三年之后,我一定会来。”

 

“有师兄和师尊的地方就是我的家。”

 

“等我”

 

“师兄。”

 

“师兄,”

 

“师兄……”

 

“师兄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我不想再记得你,也不想再等你了。


评论(6)

热度(87)